最新域名:aai99.com ⇢ id656.com ⇢ aa466.com ⇢ jj895.com 以便下次观看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职业制服  »  淫蕩OL

    我叫王嫻身高170cm,腿長42寸,三圍是32D、23、34,加上我皮膚光滑白?,一頭烏黑亮澤的及腰長直髮,樣貌更是美麗,在上海一家外企任總經理秘書。今天穿著一黑色的套裝,領口很低,露出性感的胸脯。

    「王嫻,你進來下我有事問你。」

    叫我的是公司的張總,張總今年聽說才30歲1.75左右的個頭,臉上總是露著自信的笑容,看上去很精神。

    我來到張的辦公室,「張總,您找我?」

    「啊,小王。」張總站了起來,招呼我進來,隨手關上了門。 

    張總坐到辦公桌後說:「公司的產品銷售情況怎麼樣?」 

    「張總,最近產品市場銷售情況不理想,我覺得我們應當加強宣傳。」

    張總站了起來,裝作踱步的樣子,轉到我的身後,拍拍我的香肩,「小王啊,你很細心。」

    「謝謝您,張總。」 

    「我們公司這個月有個去歐洲7日遊作為業績獎勵,但具體人選還沒定。」張總邊品茶邊思考著說。 

    「可惜我的業績不怎麼好。」我淡淡的回答到。 

    張總沒有立即回答,忽然笑起來,「呵呵,你一定有什麼想法吧!說說看。」 

    「哪有……什麼想法,還不都得聽您的……」我吞吞吐吐地欲言又止。 

    「你想去也不是沒有辦法。」說著牽起我的嫩手,撫摸著。 

     我興奮地說,然後撅起櫻桃小嘴說:「什麼辦法啊?張總。」 

    張總的手並沒有拿開,而是繼續向下滑到我的腰,又滑到我的渾圓的臀部,「小王啊,你的能力我很欣賞……」

    他的手開始不規矩起來,隔著褲子輕輕摸捏著。

    「你能不能滿足我的請求啊!小寶貝。」張總說著又牽起我嫩嫩的手,「只有你能滿足我今天的請求,旅遊的事都好說。」

    「什麼請求啊?」我明知故問         張總將我的手拿起來放在自己的褲襠,又將自己的大手按在我細嫩的小手上來回搓動。 

    在我的玉手幫助下,張總的陰莖迅速膨脹起來,並成了做小山,直逼褲腰。 

    我默默地望著張總。 

    張總於是趕緊揭開皮帶,一下子脫掉西褲,露出純白色的內褲,內褲在堅硬的肉棒襯托下像座雪山。

    我看到張總堅挺的肉棒,心裡也蠢蠢欲動,想要征服這座大山。心裡又想要又有點害羞,小臉紅的像花一樣,惹得張總的肉棒來回抖動,我知道只有張總舒服自己才能獲得自己想要的。

    這時張總把我摟在懷裡,我沒有反抗,而是順勢依偎在張總的胸口,把秀髮靠在張總的肩上。

    張總的雙手像唸緊箍咒般緩緩收縮著,力道綿綿不斷,摟得我很舒服,我閉上眼,仰起頭,輕輕地吐著氣,嬌喘微微,仿佛在向男人索要熱吻一般。     張總低下頭,輕輕地吸我的嘴唇,一條巧舌在我的口中靈活地攪動著,時快時慢,挑逗著我的舌頭。

    張總的吻越來越重,由於重力的作用,張總的口水沿著舌頭流進我的櫻桃小嘴中,我貪婪地吮吸著,我覺得自己像只渴了很久的蜂鳥,是那麼地需要甘甜的花蜜。

    張總的手開始在我身上上下求索,厚厚的肉掌隔著衣裳撫摩著我的身體。  

    我覺得小腹酸漲酸漲的,身體裡好像有一股暖流,不斷地湧向下陰,陰道口已經濕了。我感到很陶醉,把手放在張總的兩腿之間,隔著褲子,我能感受到男人那充滿力量的武器,真不錯,好像蠻大的。  

    「嫻兒幫我舔舔,好不好?」張總在我耳邊輕語到。 

    我羞紅著臉,拉開張總的拉鍊和內褲,大肉棒一下子就彈了出來,張總的肉棒又大又粗,龜頭尤其大,肉棒上纏著一圈一圈的青筋,如果被這樣的肉棒幹,一定很爽吧。 

    我用手抓著這根又粗又硬的肉棒,跪在張總的跨前,用小嘴在龜頭上淡淡的吻了一下。整個肉棒彈了一下,一絲粘液從龜頭的細縫裡流了出來。 

    「嫻兒,幫我含著龜頭,把粘液吃下去好不好?」 

    「嗯……」我張開小嘴含住龜頭,用舌頭舔乾淨粘液。     

     「嫻兒真棒……」 

    「唔……唔……」我含著龜頭,像舔冰棒那樣把肉棒又吸又舔。肉棒很粗很硬,但是我卻無法抗拒,反而越陷越深。     

    我一邊含著張總的肉棒吞吐,一邊聽著張總的喘息聲,一股從沒有過的感覺湧上心頭,小嫩穴裡不自覺的夾緊,大量的愛液流出嫩穴。 

    張總也開始喘粗氣了,肉棒越來越深,我感覺龜頭就要碰到我喉嚨了,還有一大半的肉棒露在外面,我連忙吐了出來。

    「討厭……張總的太長了……嘴根本沒可能含得下。」   

     「喜歡嗎?」 

    「喜歡。」

    「喜歡什麼?」張總故意調侃著我。 

    「喜歡張總的大雞巴。」  

    「喜歡我的雞巴幹嘛!」 

    「討厭,你……你……」  

    張總用手摸著我的臉和脖頸,叫我舔他的兩個雞蛋一樣大的卵子。 

    我順著他的意思,張大嘴巴把睪丸含在嘴裡來回吮著。用嘴唇再次輕輕吻著張總紅脹的龜頭,來回摩擦,弄得張總心裡又饑又癢,恨不得將陰莖硬塞進我的小嘴裡。 

    我終於又將整個龜頭吞入口中,裹起來,忽然張總那漲紅的龜頭向上一頂正好直插我的喉嚨,張總不禁叫了一聲:「哦……」

    「嫻兒你真棒,我太爽了……繼續啊。」 

    我聽見張總那癡醉難耐的聲音更加起勁兒,用香舌來回的在龜頭上的縫隙上攪動,攪著攪著,張總的龜頭就流出滑滑的液體充滿我的小嘴,我感覺到了快樂的味道,又將整個陰莖吞下,在喉嚨處用鮮嫩火熱的肉壁摩擦著張總的陰莖,好像在示意張總我還要似是。

    張總當然不能虧待我這饑渴的女人,按住我的頭在陰莖上來回抽動,仿佛陰莖上每一塊皮膚都被刺激到了,張總興奮地呻吟著。

    張總累了,又鬆開手,可我還沒有玩夠。我好不容易吃到自己頂頭上司的大屌,怎麼輕易讓他停下來,我上下吮吸著張總的陰莖,然後又抬頭看看張總的反應,張總眼睛微閉著,喘著粗氣,我那強烈的佔有欲讓自己饑渴難忍,想要讓這個大男人在自己的口中高潮。  

    張總則早就陶醉其中,陰莖和著我吮吸的節拍抽動,張總的臉上充滿了滿足和癡醉的表情,嘴中還不時發出急促的呼吸聲:「哦……哦……太爽了……寶貝………快些……再快些……啊。」  

    看到這個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就這樣被自己的香唇征服,於是想要讓他趕快爆發,迫不及待想要吞下張總的精液。我一下將喉嚨抵在張總火熱的龜頭上,一下又用電舌不停地觸碰龜頭的根部,那塊男人最要命的地方。  

    終於張總在我的挑逗下撐不住了,抓住我的頭猛地按向龜頭。  

    「接著小寶貝,哦……現在就給你……」 

    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,每下都插到我的喉嚨。他那大肉棒把我的嘴塞的滿滿的。我腦子裡一片空白,下意識的配合著他的動作,把手伸到後面掐著他結實的大腿和臀部,嘴裡被塞的滿滿的只能發出淫蕩「唔……唔……」的呻吟,他也哼了起來。  

    突然大雞巴有節奏地一下一下的在嘴裡跳動,張總口中發出長長的怒吼聲,滾熱的精液激射而出,射在了我的喉嚨裡,害的我差點噎到,我的頭不停地掙紮著,可張總的力氣太大,只能默默地精液咽下,足足有10秒鐘。

    我沒有將全部的精液吞下去,只喝了一些,其他的精液沿著我的唇邊流出來。  

    等張總鬆手後,我也抬起頭,雙眼朦朧的看著張總。  

    看見我那滿口淫液,張總滿足地笑著說:「小騷貨!還想要嗎?來讓我看看小騷逼濕了沒。」 

    「原來你已經這麼氾濫了,剛才一定忍得很辛勞吧。」張總的手指在我的洞口和陰蒂上往返碾壓。   

    「嗯……輕點……好舒適……就是那裡……我就是想要嘛……啊……不要笑人家……」感覺我的的唇和身體越來越燙。

    「小騷貨,是不是想要了呀,想要就說喲。」手更是在我的要害處加力。   

    「討厭,知道人家想了,還故意這麼說,嗯……來吧。」  

    「嘿嘿,著急了吧。不要急,先等等。」   

    「還等什麼呀,快來呀,不要逗人家了。」  

    張總也將手鑽進了我的下體,然後他溫柔的撫摸著私處烈縫,當他的指頭被挾在那二片肉中間時,我蠕動著身體,想讓陰道口對著手指,使它插入的更深一點。 

  張總無比興奮,接著他的唇吻著我的臉,並小力的吸吮著我的耳朵。這些動作真的讓我振奮得全身痙攣起來。 

  當張總手指不經意的碰到了那如豆大小般的陰核,被這麼撫摸的感覺傳進子宮時,不時的從裡面溢出了更多的粘液,此時我的快感也愈來愈強烈。 

    當這些淫水汨汨的溢滿了張總的手指時,張總相當溫柔的蠕動著他的手。然後他又用二根手指頭挾起我的陰蒂,輕輕的往上拉著,這樣刺激的結果更讓人欲火難耐。 

    「哦……好爽……張總……再用點力啊……」

    那快感湧上了喉頭,我的聲音也顫抖了起來,身體好像被火燃燒著一樣,這房間也倒像一間溫室一樣,我真的興奮到極點了。 

    「張總,我好舒服啊……」 

    張總又將手指插了進去,並且不停的抽出後又插入,就這樣上上下下的玩弄起來。 

    「啊……太棒了……真的……」我的雙手也不停的在張總腰上亂掀亂摸著。 

    「嫻兒……是不是想要大雞巴操你呀。」

    「嗯……」

    「那就趴到辦公桌上。」

    我趴在桌子上,一條腿撐地,另一腿放在桌子上。  

    「然後做什麼呢?」  

    「我……想要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  

    「要什麼,大聲點。」張總得意的說。  

    我只好大聲的說:「我想……要……你的……大……肉棒……插我。」當我說出著句話的時候  

    張總這時握住他那重新硬起的大肉棒對準我的小穴,「噗滋!」一聲,張總那碩大的雞巴,一下子齊根地插入了我的的陰道。剎時間,我只覺得一個粗大滾燙的肉棍從我的陰門,帶著強烈的磨擦一下子闖了進來,塞滿了我本不大的整個陰道,仿佛要漲破它似的。

    那根堅硬的肉棍非常炙熱,緊緊地被我的陰道包住,我感到了一陣強烈的疼痛,和一陣更強烈的快感自陰道傳遍全身。         「啊!」、「啊!」兩個聲音傳了出來。

    一聲是張總的──高吭的,滿意的叫聲;一聲是我的──淫蕩。  

    接著張總那根粗大雞巴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,每次插入都將我的陰唇擠入陰道,撥出時再將陰唇翻出,經過張總的抽插,我感覺到我下麵的充足,我開始隨著張總的身體蠕動…… 

    「嫻兒,舒服嗎?」 

    「嗯……」 

    「我們在幹什麼啊?」 

    「我們在做愛……」 

    「我做的你爽不爽啊?」 

    「舒服,爽……」 

    「那你說,我用什麼操你的呀?」 

    「是張總的肉棒……」 

    「我的肉棒操你哪裡?」 

    「我的小穴……」 

    「那你完整地說一片。」 

    「張總的肉棒操嫻兒的小穴……」 

    「換種方式說……」張總命令我。 

    「我不知道怎麼說……」我呻吟著。 

    「你喜不喜歡我的大雞巴?」 

    「喜歡……」 

    「我的大肉棒大不大?」 

    「大……」 

    「把你的小屄操得爽不爽?」 

    「爽……」 

    「那你快說……」 

    「張總的大肉棒把我的小穴操得好爽……」 

    我們互相說著刺激的話,張總他把陽具抽出一些,只留龜頭在裡面,接著又再度挺進,就這樣重覆著。

    當龜頭碰觸到子宮壁時,有一種奇妙的感覺襲擊而來,令人心神蕩樣,接著私處口就更緊縮著,把龜頭緊緊的含著,配合著它的律動。我的身體像被觸電一樣的顫抖著,配合著那正要登上最高峰的龜頭的律動。 

  張總不停的一邊扭著腰在挺進,一邊用手搓揉著我的乳頭。一會兒輕一會兒又重,因為他這樣的在刺激我的乳房,我又禁不住的情欲高漲,呻吟聲也就愈來愈大了。 

    「啊……啊……快用力……快……哦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 我自己也被這淫蕩的叫床聲嚇了一跳,但是這一波波淫蕩的聲浪卻刺激著張總的肉棒更賣力的幹我! 

  我也覺得自己的聲音太大了,所以只好將手指伸入自己的口中含著以減低音量。

    「嗚……饒……了……我……吧……嗚……嗚……」  

    「嗚……張總……我……真……的……受……不……了……啦……嗚……」  

    「咕唧、咕唧、咕唧、咕唧……」  

    「啪、啪、啪、啪……」

    整個辦公室裡都充滿了我的呻吟聲、水聲,還有我的臀肉與經理大腿的碰撞聲。

    「不……嗚……不……要……啊……我……要……死……了……」  

    張總更加大力的動起來,每一下都插入我的花心裡,突然急促地喘起氣來,「小騷貨……給我把腿夾緊,我……要射了。」

    陰道裡漲大的陰莖開始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規律地搏動,下體感覺到了一陣陣火熱的液體,噴灑在我花心的深處。我再也顧不了許多,仰起頭,半張著嘴,身體不由得彎成了一個美麗的弧,陰道深處也回報似的噴出了一陣陣的熱流。

    我叫王嫻身高170cm,腿長42寸,三圍是32D、23、34,加上我皮膚光滑白?,一頭烏黑亮澤的及腰長直髮,樣貌更是美麗,在上海一家外企任總經理秘書。今天穿著一黑色的套裝,領口很低,露出性感的胸脯。

    「王嫻,你進來下我有事問你。」

    叫我的是公司的張總,張總今年聽說才30歲1.75左右的個頭,臉上總是露著自信的笑容,看上去很精神。

    我來到張的辦公室,「張總,您找我?」

    「啊,小王。」張總站了起來,招呼我進來,隨手關上了門。 

    張總坐到辦公桌後說:「公司的產品銷售情況怎麼樣?」 

    「張總,最近產品市場銷售情況不理想,我覺得我們應當加強宣傳。」

    張總站了起來,裝作踱步的樣子,轉到我的身後,拍拍我的香肩,「小王啊,你很細心。」

    「謝謝您,張總。」 

    「我們公司這個月有個去歐洲7日遊作為業績獎勵,但具體人選還沒定。」張總邊品茶邊思考著說。 

    「可惜我的業績不怎麼好。」我淡淡的回答到。 

    張總沒有立即回答,忽然笑起來,「呵呵,你一定有什麼想法吧!說說看。」 

    「哪有……什麼想法,還不都得聽您的……」我吞吞吐吐地欲言又止。 

    「你想去也不是沒有辦法。」說著牽起我的嫩手,撫摸著。 

     我興奮地說,然後撅起櫻桃小嘴說:「什麼辦法啊?張總。」 

    張總的手並沒有拿開,而是繼續向下滑到我的腰,又滑到我的渾圓的臀部,「小王啊,你的能力我很欣賞……」

    他的手開始不規矩起來,隔著褲子輕輕摸捏著。

    「你能不能滿足我的請求啊!小寶貝。」張總說著又牽起我嫩嫩的手,「只有你能滿足我今天的請求,旅遊的事都好說。」

    「什麼請求啊?」我明知故問         張總將我的手拿起來放在自己的褲襠,又將自己的大手按在我細嫩的小手上來回搓動。 

    在我的玉手幫助下,張總的陰莖迅速膨脹起來,並成了做小山,直逼褲腰。 

    我默默地望著張總。 

    張總於是趕緊揭開皮帶,一下子脫掉西褲,露出純白色的內褲,內褲在堅硬的肉棒襯托下像座雪山。

    我看到張總堅挺的肉棒,心裡也蠢蠢欲動,想要征服這座大山。心裡又想要又有點害羞,小臉紅的像花一樣,惹得張總的肉棒來回抖動,我知道只有張總舒服自己才能獲得自己想要的。

    這時張總把我摟在懷裡,我沒有反抗,而是順勢依偎在張總的胸口,把秀髮靠在張總的肩上。

    張總的雙手像唸緊箍咒般緩緩收縮著,力道綿綿不斷,摟得我很舒服,我閉上眼,仰起頭,輕輕地吐著氣,嬌喘微微,仿佛在向男人索要熱吻一般。     張總低下頭,輕輕地吸我的嘴唇,一條巧舌在我的口中靈活地攪動著,時快時慢,挑逗著我的舌頭。

    張總的吻越來越重,由於重力的作用,張總的口水沿著舌頭流進我的櫻桃小嘴中,我貪婪地吮吸著,我覺得自己像只渴了很久的蜂鳥,是那麼地需要甘甜的花蜜。

    張總的手開始在我身上上下求索,厚厚的肉掌隔著衣裳撫摩著我的身體。  

    我覺得小腹酸漲酸漲的,身體裡好像有一股暖流,不斷地湧向下陰,陰道口已經濕了。我感到很陶醉,把手放在張總的兩腿之間,隔著褲子,我能感受到男人那充滿力量的武器,真不錯,好像蠻大的。  

    「嫻兒幫我舔舔,好不好?」張總在我耳邊輕語到。 

    我羞紅著臉,拉開張總的拉鍊和內褲,大肉棒一下子就彈了出來,張總的肉棒又大又粗,龜頭尤其大,肉棒上纏著一圈一圈的青筋,如果被這樣的肉棒幹,一定很爽吧。 

    我用手抓著這根又粗又硬的肉棒,跪在張總的跨前,用小嘴在龜頭上淡淡的吻了一下。整個肉棒彈了一下,一絲粘液從龜頭的細縫裡流了出來。 

    「嫻兒,幫我含著龜頭,把粘液吃下去好不好?」 

    「嗯……」我張開小嘴含住龜頭,用舌頭舔乾淨粘液。     

     「嫻兒真棒……」 

    「唔……唔……」我含著龜頭,像舔冰棒那樣把肉棒又吸又舔。肉棒很粗很硬,但是我卻無法抗拒,反而越陷越深。     

    我一邊含著張總的肉棒吞吐,一邊聽著張總的喘息聲,一股從沒有過的感覺湧上心頭,小嫩穴裡不自覺的夾緊,大量的愛液流出嫩穴。 

    張總也開始喘粗氣了,肉棒越來越深,我感覺龜頭就要碰到我喉嚨了,還有一大半的肉棒露在外面,我連忙吐了出來。

    「討厭……張總的太長了……嘴根本沒可能含得下。」   

     「喜歡嗎?」 

    「喜歡。」

    「喜歡什麼?」張總故意調侃著我。 

    「喜歡張總的大雞巴。」  

    「喜歡我的雞巴幹嘛!」 

    「討厭,你……你……」  

    張總用手摸著我的臉和脖頸,叫我舔他的兩個雞蛋一樣大的卵子。 

    我順著他的意思,張大嘴巴把睪丸含在嘴裡來回吮著。用嘴唇再次輕輕吻著張總紅脹的龜頭,來回摩擦,弄得張總心裡又饑又癢,恨不得將陰莖硬塞進我的小嘴裡。 

    我終於又將整個龜頭吞入口中,裹起來,忽然張總那漲紅的龜頭向上一頂正好直插我的喉嚨,張總不禁叫了一聲:「哦……」

    「嫻兒你真棒,我太爽了……繼續啊。」 

    我聽見張總那癡醉難耐的聲音更加起勁兒,用香舌來回的在龜頭上的縫隙上攪動,攪著攪著,張總的龜頭就流出滑滑的液體充滿我的小嘴,我感覺到了快樂的味道,又將整個陰莖吞下,在喉嚨處用鮮嫩火熱的肉壁摩擦著張總的陰莖,好像在示意張總我還要似是。

    張總當然不能虧待我這饑渴的女人,按住我的頭在陰莖上來回抽動,仿佛陰莖上每一塊皮膚都被刺激到了,張總興奮地呻吟著。

    張總累了,又鬆開手,可我還沒有玩夠。我好不容易吃到自己頂頭上司的大屌,怎麼輕易讓他停下來,我上下吮吸著張總的陰莖,然後又抬頭看看張總的反應,張總眼睛微閉著,喘著粗氣,我那強烈的佔有欲讓自己饑渴難忍,想要讓這個大男人在自己的口中高潮。  

    張總則早就陶醉其中,陰莖和著我吮吸的節拍抽動,張總的臉上充滿了滿足和癡醉的表情,嘴中還不時發出急促的呼吸聲:「哦……哦……太爽了……寶貝………快些……再快些……啊。」  

    看到這個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就這樣被自己的香唇征服,於是想要讓他趕快爆發,迫不及待想要吞下張總的精液。我一下將喉嚨抵在張總火熱的龜頭上,一下又用電舌不停地觸碰龜頭的根部,那塊男人最要命的地方。  

    終於張總在我的挑逗下撐不住了,抓住我的頭猛地按向龜頭。  

    「接著小寶貝,哦……現在就給你……」 

    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,每下都插到我的喉嚨。他那大肉棒把我的嘴塞的滿滿的。我腦子裡一片空白,下意識的配合著他的動作,把手伸到後面掐著他結實的大腿和臀部,嘴裡被塞的滿滿的只能發出淫蕩「唔……唔……」的呻吟,他也哼了起來。  

    突然大雞巴有節奏地一下一下的在嘴裡跳動,張總口中發出長長的怒吼聲,滾熱的精液激射而出,射在了我的喉嚨裡,害的我差點噎到,我的頭不停地掙紮著,可張總的力氣太大,只能默默地精液咽下,足足有10秒鐘。

    我沒有將全部的精液吞下去,只喝了一些,其他的精液沿著我的唇邊流出來。  

    等張總鬆手後,我也抬起頭,雙眼朦朧的看著張總。  

    看見我那滿口淫液,張總滿足地笑著說:「小騷貨!還想要嗎?來讓我看看小騷逼濕了沒。」 

    「原來你已經這麼氾濫了,剛才一定忍得很辛勞吧。」張總的手指在我的洞口和陰蒂上往返碾壓。   

    「嗯……輕點……好舒適……就是那裡……我就是想要嘛……啊……不要笑人家……」感覺我的的唇和身體越來越燙。

    「小騷貨,是不是想要了呀,想要就說喲。」手更是在我的要害處加力。   

    「討厭,知道人家想了,還故意這麼說,嗯……來吧。」  

    「嘿嘿,著急了吧。不要急,先等等。」   

    「還等什麼呀,快來呀,不要逗人家了。」  

    張總也將手鑽進了我的下體,然後他溫柔的撫摸著私處烈縫,當他的指頭被挾在那二片肉中間時,我蠕動著身體,想讓陰道口對著手指,使它插入的更深一點。 

  張總無比興奮,接著他的唇吻著我的臉,並小力的吸吮著我的耳朵。這些動作真的讓我振奮得全身痙攣起來。 

  當張總手指不經意的碰到了那如豆大小般的陰核,被這麼撫摸的感覺傳進子宮時,不時的從裡面溢出了更多的粘液,此時我的快感也愈來愈強烈。 

    當這些淫水汨汨的溢滿了張總的手指時,張總相當溫柔的蠕動著他的手。然後他又用二根手指頭挾起我的陰蒂,輕輕的往上拉著,這樣刺激的結果更讓人欲火難耐。 

    「哦……好爽……張總……再用點力啊……」

    那快感湧上了喉頭,我的聲音也顫抖了起來,身體好像被火燃燒著一樣,這房間也倒像一間溫室一樣,我真的興奮到極點了。 

    「張總,我好舒服啊……」 

    張總又將手指插了進去,並且不停的抽出後又插入,就這樣上上下下的玩弄起來。 

    「啊……太棒了……真的……」我的雙手也不停的在張總腰上亂掀亂摸著。 

    「嫻兒……是不是想要大雞巴操你呀。」

    「嗯……」

    「那就趴到辦公桌上。」

    我趴在桌子上,一條腿撐地,另一腿放在桌子上。  

    「然後做什麼呢?」  

    「我……想要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  

    「要什麼,大聲點。」張總得意的說。  

    我只好大聲的說:「我想……要……你的……大……肉棒……插我。」當我說出著句話的時候  

    張總這時握住他那重新硬起的大肉棒對準我的小穴,「噗滋!」一聲,張總那碩大的雞巴,一下子齊根地插入了我的的陰道。剎時間,我只覺得一個粗大滾燙的肉棍從我的陰門,帶著強烈的磨擦一下子闖了進來,塞滿了我本不大的整個陰道,仿佛要漲破它似的。

    那根堅硬的肉棍非常炙熱,緊緊地被我的陰道包住,我感到了一陣強烈的疼痛,和一陣更強烈的快感自陰道傳遍全身。         「啊!」、「啊!」兩個聲音傳了出來。

    一聲是張總的──高吭的,滿意的叫聲;一聲是我的──淫蕩。  

    接著張總那根粗大雞巴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,每次插入都將我的陰唇擠入陰道,撥出時再將陰唇翻出,經過張總的抽插,我感覺到我下麵的充足,我開始隨著張總的身體蠕動…… 

    「嫻兒,舒服嗎?」 

    「嗯……」 

    「我們在幹什麼啊?」 

    「我們在做愛……」 

    「我做的你爽不爽啊?」 

    「舒服,爽……」 

    「那你說,我用什麼操你的呀?」 

    「是張總的肉棒……」 

    「我的肉棒操你哪裡?」 

    「我的小穴……」 

    「那你完整地說一片。」 

    「張總的肉棒操嫻兒的小穴……」 

    「換種方式說……」張總命令我。 

    「我不知道怎麼說……」我呻吟著。 

    「你喜不喜歡我的大雞巴?」 

    「喜歡……」 

    「我的大肉棒大不大?」 

    「大……」 

    「把你的小屄操得爽不爽?」 

    「爽……」 

    「那你快說……」 

    「張總的大肉棒把我的小穴操得好爽……」 

    我們互相說著刺激的話,張總他把陽具抽出一些,只留龜頭在裡面,接著又再度挺進,就這樣重覆著。

    當龜頭碰觸到子宮壁時,有一種奇妙的感覺襲擊而來,令人心神蕩樣,接著私處口就更緊縮著,把龜頭緊緊的含著,配合著它的律動。我的身體像被觸電一樣的顫抖著,配合著那正要登上最高峰的龜頭的律動。 

  張總不停的一邊扭著腰在挺進,一邊用手搓揉著我的乳頭。一會兒輕一會兒又重,因為他這樣的在刺激我的乳房,我又禁不住的情欲高漲,呻吟聲也就愈來愈大了。 

    「啊……啊……快用力……快……哦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 我自己也被這淫蕩的叫床聲嚇了一跳,但是這一波波淫蕩的聲浪卻刺激著張總的肉棒更賣力的幹我! 

  我也覺得自己的聲音太大了,所以只好將手指伸入自己的口中含著以減低音量。

    「嗚……饒……了……我……吧……嗚……嗚……」  

    「嗚……張總……我……真……的……受……不……了……啦……嗚……」  

    「咕唧、咕唧、咕唧、咕唧……」  

    「啪、啪、啪、啪……」

    整個辦公室裡都充滿了我的呻吟聲、水聲,還有我的臀肉與經理大腿的碰撞聲。

    「不……嗚……不……要……啊……我……要……死……了……」  

    張總更加大力的動起來,每一下都插入我的花心裡,突然急促地喘起氣來,「小騷貨……給我把腿夾緊,我……要射了。」

    陰道裡漲大的陰莖開始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規律地搏動,下體感覺到了一陣陣火熱的液體,噴灑在我花心的深處。我再也顧不了許多,仰起頭,半張著嘴,身體不由得彎成了一個美麗的弧,陰道深處也回報似的噴出了一陣陣的熱流。